正文 番外 第六章

文 / 烈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好啊我最近学了几种惩罚人折磨人的刑法,你要不要试试”

    “”小气,他是她唯一展现的“舞台”,不给他看她还想给谁看。 “说正经的,作为交换条件怎么样考虑考虑”

    一物换一物,谁也不吃亏。

    苏沫然一琢磨,反正也没什么,换就换,她又没有损失

    “好吧。”苏沫然姑且就看一看柳含叶又搞什么鬼。

    “那就一言为定了。”

    柳含叶露出了白白的牙齿。

    “不过话说回来,那些女人让你吃醋了一回,现在想来,你这种吃醋的方式,呵呵还是蛮可爱的么。”

    柳含叶也不喜欢那些女人出现在王府。有苏沫然前是如此,有苏沫然之后更是如此。

    不过如今看来,那些女人也不是完全没有用的,至少她们的存在让他家沫沫的醋意爆发了一次,他还是很高兴的。

    “”他敢不敢再可恶一点

    回到王府,柳含叶二话没说就让人安排起来,苏沫然从头到尾跟着柳含叶的身边,看看他到底搞什么鬼。

    结果苏沫然就看见有女人大张旗鼓地进了王府,到了王府之后几个换上了她们衣服的死囚犯就被抬出了王府,衣衫凌乱血肉模糊,谁还认得出来。

    “所以,之前是你故意的”苏沫然问柳含叶。

    他没事坏自己名声干嘛吃饱了撑的

    “也不完全是。”柳含叶神秘一笑。

    “快说”还卖关子呢可恶的男人

    “萧缜活着的时候可没少往我府里送女人,送女人是其次,安插眼线顺便调查可能才是目的,偶尔也有几个深藏不漏的美女刺客在里头。你说我是砍掉她们双手好呢,还是砍掉她们双脚好呢”

    柳含叶轻松地笑着说。

    所以不全是假的,靖北王府真的让不少女人走着进去,躺着出来。

    “你再跟我来。”

    柳含叶拉着苏沫然的手,带她往王府的一处特殊的院落去。

    “这是哪儿我怎么还不知道王府还有这样的一处地方”苏沫然逡巡四周后问道。

    “你到王府之后大多住后面,这里你什么时候来过”

    “这么说来,你要是金屋藏娇了,我可能都不知道。”

    听到这里,柳含叶猛然停下了脚步,转头认真地看着苏沫然,笑道:“沫沫啊,没想到原来你这么会吃醋啊”

    “谁说我吃醋了”苏沫然当即否认。

    “呵呵呵”柳含叶捏了捏苏沫然的脸,“怎么不敢承认啊”

    苏沫然腹诽,谁叫他桃花朵朵开的

    “你护着千羽迟暮的时候我可都没说什么。”

    “你是没说什么哦,可是你没少做”

    “我家娘子心心念念别的男人,难道还不许我这个做丈夫的吃味一下啊,知道你这里装的是我是一回事,可是看着你为别的男人着急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她和千羽迟暮有着他触及不到的三年情谊在,他若是要吃醋要生气,早就气断气了。 800

    “那我是不是该庆幸,你是个大肚的男人”

    “不,我不大肚。”柳含叶倒是很坦白,他并不是个大肚的男人,相反的,他十分斤斤计较,在感情上,他吝啬得很“只不过我知道,沫沫心里肯定只有我一个的。”

    柳含叶超级厚脸皮地说道。

    “你就臭美吧”脸皮真厚

    “最多再允许你装两个。”柳含叶大方地说道。

    “再装两个”

    “你肚子里面的那两个,我免为其难地允许他们在你的心里面占据那么一点点的位置,但是你得保证我的地位高于他们。”

    柳含叶笑呵呵的样子很是欠扁。苏沫然简直无语了。

    “你带我来着是干嘛的,我们还愣在这里干嘛”对于柳含叶这副不要脸的死样,苏沫然脸上不动波澜,其实心里面还是在偷笑着的。

    “好,我们继续。”柳含叶将苏沫然带进了房间。

    一进房间,苏沫然就看到了各式各样的刑具,堪比天牢里面的那些,甚至可能还要多,样式还要全。

    满满的一殿,全是这种东西了。

    苏沫然张了张嘴巴,回头问柳含叶:“你还有这种癖好”

    柳含叶已经在房间里头寻了个位置坐下来了,单手撑着下巴,模样慵懒地回答:“没有。”

    “那这里是干嘛的”

    “我没有兴趣对人用刑法,却很有兴趣看他们惊呼惨叫脸色惨白的样子。”柳含叶邪魅一笑。

    苏沫然嘴角抽搐,真是有够恶趣味的。

    “那边还有一间鬼屋,不过考虑你现在的样子,就不带你去了。”柳含叶指了指对面一间屋子说道。

    苏沫然的嘴角抽搐得更加厉害了。

    “现在,我都告诉你了,你打算什么时候兑现承诺啊”

    柳含叶话音刚落,人就已经回到苏沫然的身边,在苏沫然的耳边低声说道。

    “王爷放心,臣妾呢,是一个会信守承诺的人。”苏沫然的眼睛眯起来,只留下两道狭缝。

    这话听着,可是一点都不像是要信守承诺的样子。

    “不过呢”苏沫然一脸遗憾地补充,“你看,我有孕在身,不适合做剧烈运动,所以理所当然地,应该延期到宝宝出生之后。”

    不是吧宝宝还有好久才出生啊

    “沫沫,你耍赖皮”

    “没有啊,我从一开始就没有说在你告诉我之后我要在什么时候兑现承诺对吧我又没有要赖账,只是要延期而已,而且这延期也属于不可抗力,王爷应该没有饥渴到了要对我一个大腹便便的女人”苏沫然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肚子,笑容明媚。

    “”

    “好了,我想知道的都知道了,有点累了,回去睡觉了”

    苏沫然转身悠然离去。留下柳含叶在原地不开心啊不开心,不开心啊不开心。

    数月后。

    靖北王府。

    “天离,你喝了一坛子酒了。”

    身为皇帝的萧释今天撇下朝中事物,在这边陪柳含叶喝酒,倒是稀罕。

    萧释在一旁看着,提醒柳含叶他已经喝了太多的酒了,却没有上去阻止。

    只见柳含叶还是一杯一杯地往自己的肚子里面灌,神情凝重,双眉紧蹙。

    “姐夫,你要不要去看一下”苏君诺提议道。

    柳含叶的动作停了一下,眼睛里闪过些什么,可还是选择了继续喝酒。

    “要不,你先去睡一觉吧”剩下一个男人莫银桑建议道。

    柳含叶横了他一眼,这什么破主意

    莫银桑赶紧缩了缩脖子。

    “咳咳咳”萧释只好出来缓解一下气氛,“虽然这种事情我们几个都没有经历过,但是应该也不会有什么大问题的。”

    结果依旧不例外地遭了柳含叶一记冷眼。

    “咳咳咳咳”

    有这么瞪皇帝的么

    也罢也罢,眼下情况特殊,就不跟他计较了。

    不过,他再这么喝下去真的没有问题吗

    “我说姐夫,我刚才去看过了,我姐真没什么问题,应该会很顺利的”苏君诺想着,可别到时候他姐夫先出问题了

    苏君诺的话没有对柳含叶造成太大的影响。苏君诺只能无奈地叹了一口气。

    看来事情很严重,真的很严重啊

    那现在应该怎么办才好呢就这么干等着

    这个时候,莫银桑猛地站起来,一拍桌子,“不就是生个孩子么”有什么大不了的

    “你生过”柳含叶斜眼看莫银桑。

    “没有。”

    “你老婆生过”

    “没有。”

    “那你说什么”

    现在是他老婆要生好吗

    他们这群都没当过爹的男人懂个屁

    在柳含叶面前的三个男人只能面面相觑。萧释不用说了,孤家寡人,苏君诺还没成家,莫银桑是娶了媳妇儿了,可孩子还没有。

    所以三个男人都没当过爹,对于柳含叶的心情当然是不能理解的。

    可就算他们自己没体验过,总也是看别人家的爹的吧没见过哪家男人见老婆要生孩子了,紧张得猛喝酒的。当然,柳含叶本人是绝对不会承认自己是在紧张。

    这有啥紧张的,都已经安排妥当了的。而且现在苏沫然也只是阵痛了,都还没有正式开始生呢。

    当然有些人却不这么认为,苏沫然阵痛一天一夜了,柳含叶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别的事情他能帮忙,这件事情上面柳含叶是彻底没辙了。

    “王爷,娘娘要生了”

    管家跌跌撞撞进门,急忙禀报。

    一抬头,发现不见他们家王爷了,桌前只有萧释苏君诺和莫银桑三个人了。

    “哇哇哇”

    嘹亮的啼哭声,第一个宝宝出生了,而且相当顺利。

    谁想到,第一个很顺利,第二个却死活不肯出来了。

    柳狂风抱着先出生的男宝宝,奇怪地想,这男娃,父亲和母亲都是资质过人的,怎么这娃娃竟会半点习武资质都没有呢

    “外公,为什么第二个还没有出来。”柳含叶皱着眉头,别人看不见的地方,手心之中尽是汗水。

    “急什么,女人生孩子有什么好紧张的。”柳狂风十分淡定,相比之下还有一件更加让他在意的事情,“我说天离啊,你看这孩子,为何半点习武资质都没有,筋骨平平,别说成为高手了,好像连战气都修炼不了。”

    “现在不是关心这个的时候。”

    “难道这不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吗”柳狂风和柳含叶的思维压根儿就不在一个次元,“没事啦,我跟你打包票,你媳妇儿没事儿的。估计是还有一个小娃娃调皮了一点,赖在她娘的肚子里面不肯出来了而已。”

    说的倒轻松

    这都已经快一个时辰了

    哥哥都出生快一个时辰了,妹妹还没出来

    柳狂风可不着急,这要是普通人生孩子,早急死人了,搞不好这会儿宝宝已经胎死腹中了。

    可别忘了,那只臭屁fenghuang那么喜欢这两个小家伙,会让这两个小家伙挂掉这两个小家伙本来就不正常,还没出生就不正常了,所以绝对不能用正常的思维逻辑来思考。

    因此柳狂风是一点都不着急。柳含叶应该也知道这一点才对,只不过男人么,有时候就是明知道的事情还是会犯糊涂,因为一个情字。

    相比之下,反倒是手里的男娃娃一点资质都没有让柳狂风觉得很奇怪。明明还在肚子里面的时候两个娃娃就表现出来与众不同的能力了,没道理出生之后反倒成了废柴了。

    正在柳狂风纳闷的时候,忽地,房中金光乍现,四宇惊动,天雷忽鸣。

    怎么回事

    这金光之中似乎还夹杂着一股非比寻常的力量,至纯至净至灵。伴随而来的是各种异象迭生。

    待到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金光已经缓缓退去,只见苏沫然的第二个孩子已经出生了,但是让人惊讶的是,房间里面还多了一群幻兽

    他们簇拥在了小宝宝的周围,虔诚的模样让人十分震惊。

    哪里来的幻兽它们在做什么

    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爬的,各式幻兽都有,看得在场的人都傻了眼。

    片刻之后,它们又渐渐地散去了,消失得无影无踪。

    柳含叶上前去看苏沫然,而柳狂风则去看那刚出生的女娃。这一探,柳狂风惊呼一声。

    “啊这女娃天生灵脉,甫出生就带着一股奇怪的力量啊”

    对此,柳狂风是又惊又喜。

    只是这两娃娃,一母同胞,咋一个天才一个废材呀这先出生的哥哥怎么啥都没摊上,这折腾了半天才肯出来的妹妹柳狂风还搞不清楚这女娃娃有多么恐怖的潜在力量,就如那只臭屁fenghuang说的那样,这女娃娃恐怕不是寻常人

    一月后。

    “有些女人是不是该兑现自己的承诺了”

    “啊什么啊我不记得了。”

    “你不记得没关系,我记得就好了,我可以帮你慢慢回想起来的。”柳含叶一脸坏笑。

    “啊”“啊”“啊” ( 凤勾情之腹黑药妃 http://www.cyxs888.com/1/1182/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