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八回

文 / 老郭家的饼饼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点击/收藏到桌面
    第七十八回

    桃花笑嘻嘻地说完,乐滋滋地等着妖孽一脸苦情样地仰天吆喝一声我的娘子哪,为夫终于盼到你醒来了!然后在一个漂亮的空中旋转三周半自由落体,紧接着色鬼扑上色狼,脸贴脸,嘴对嘴,手脚并用!

    哎,最重要的是大鸟归巢,暖玉生烟!呦,桃花的小脸一红,就差哼个小曲儿:妹妹你坐水中,哥哥在岸上瞅,恩恩爱爱湖水荡悠悠。

    可云王爷就站在那里,呼吸就在那一滞之间又恢复了正常。无奈地摇摇头,云王爷举步转身,还轻言轻语地道:“老子才喝了不到三坛碧泉春,怎的偏偏今个儿就有点犯晕了。”

    云王爷举步往前走,似乎周遭的一切都不在他的眼底停留多片刻。

    桃花愣了,吞了吞口水,喊了一句:“云横熙,我跋山涉水,今个儿可累坏了,人家的小腿儿走路都走得发颤了,赶紧地,把姐背回被窝里躺会!”

    云王爷脚步稍微一顿,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看来我还真如酒楼里说书所讲的,所谓思念成疾,日有所想,夜有所见。若伏在为夫的后背,能让娘子记起我,就算让我上天入地,踩着刀尖,顶着箭雨,为夫也甘之如饴啊!”云王爷依旧不为所动,还自嘲一笑,继续朝前。

    桃花有点儿急了,莫不是她这自我封闭把运妖孽也传染了个十足十。如今妖孽也是把她记在心里头,眼前却成幻影一片。大半个身子浸在水中的桃花,原本一想起妖孽还浑身不由自主地发烫,如今可好,仿佛落入冰水里,由头凉透到脚底下,连心窝处,也泛着凉意。

    杏眼圆瞪,桃花一反方才叫嚣着的语气,声音温柔得几乎可以掐出水来,道:“相公,你都有两个月未曾亲近妾身了,太医说了,生产之后,过了四十天便又可以,混蛋,真是的,非得让人家说出来不成么!哼,”

    桃花感觉这番欲语还休的话语,肉麻得她自个鸡皮疙瘩都倒立了。可她设想的那能把人融化了的激情场面依旧渺无声息。

    云王爷脚步一顿,抚额叹道:“完了完了,老子今日里是怎么了,心魔,绝对是心魔,憋久了,确实不是个事啊。老子练了二十几年的武功,未曾走火入魔过,如今功力已达化境,境界上去了,却是有苦难言哪!雷炎功法,至刚至烈,还是血气方刚的年纪哪,娘子啊,你好歹可怜可怜为夫终日里一柱擎天撑破的裤子比为夫哪会练功烧坏的还要多。难道,老子下半辈子就是福泉的命!”

    云王爷长叹一声,叹得方才抿嘴笑起来的桃花心中一暖一动。她的妖孽,孤独还是孤独得那么有个性,自嘲还是自嘲得那般叫人哭笑不得,她的妖孽,这世上完完整整属于她向桃花的独一无二的男人。桃花看着他缓缓踱步的身影,一时间,竟然有点痴了,忘记自己今夜里是为寻夫而来。

    怔忪之间,桃花的口中自然而然地道:“孩子他爹,我抛下火儿,炎儿,焱儿来了,你倒好,站在那半天不搭理人。你那画本上说了要让孩子们知道,你家娘子我亏欠你良多,得把下辈子也搭上。你若再不回头看看我,别说下辈子,这下半辈子孩子他娘我可就坚决不与你同榻而眠!”

    夜晚的那束清亮的月光,透过婆娑的树叶,静静落在这一片空地上,荡漾在溪面上,让这静谧的一刻,让这情人间的话语,刹那间鲜活起来。

    云王爷的脚步再次一顿,身子因为情绪波动而有些轻微的颤动,他缓缓地回过头来,很慢很慢,似乎生怕这一回头,看到的却是溪水边的幻影,山林中的妖精。

    两双眼睛互相凝望的这一刻,时间仿佛就此停留。

    离别的时候,才知道思念有多深;相见的时候,才知道眷恋有多重,而拥抱的时候,才知道,一辈子,因为有了这个怀抱,这一生,不再有遗憾!

    这就是桃花此时此刻的感觉。只是一个眨眼的瞬间,妖孽已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一样没入了水中。

    没有丝毫的犹豫,他紧紧抱住了她,他的手,从她那已经染湿的发端渐渐往下,在她的后背轻轻摩挲,就像抱着自己珍爱多年失而复得的宝贝,感受着它的温度,感受着它的存在。

    桃花的手自然而然环住了妖孽那坚实的腰部,头搁在了他宽厚的肩膀上,眯上眼睛,这种感觉,连日里的赶路,每次入眠之时,都是她心心念念想要得到的。如今,一切不在梦中,就在眼前。

    妖孽沙哑的声音传来:“你刚唤我什么,再说一次给为夫听听!”

    桃花嘴角一翘,趴在他的肩上开始数落:“妖孽,云横熙,相公,孩子他爹,杀千刀的,最欠扁的大混蛋,”

    还未说完,她柔软如蜜的双唇已被猝不及防地攫住。

    桃花所有的心神都被妖孽这突如其来的一举给得溃不成军。妖孽把她纤细的腰部霸道地钳锁在自己的臂弯里,舌尖灵活地钻了进去,贪婪地吸吮着她双唇之间的蜜津,强有力地大掌,有意无意的摩挲过桃花传着肚兜那□出来的凝脂般的肌肤。

    桃花的脸颊难掩一抹羞红,水眸中掠过淡淡迷离的光彩。攀着妖孽的脖颈,水底下踮起了足尖,一反平日里欲迎还拒的姿态,此刻的桃花,火热地迎合着妖孽的每一个动作。

    把妖孽的舌尖含在口中深深地吮吸,舌尖轻巧地越过他双唇的屏障,如同采蜜的蝶儿,嬉戏在那强有力的唇舌之间。那包裹住的温暖如春的感觉,让云王爷的身子微不可见地一颤,握紧桃花腰间的手钳得愈加的紧。

    突然间,云王爷的眼睛一睁,闪过一抹寒光,轻轻举起右手,高举过头,朝自己身后一点一弹。

    以桃花的功力,只听得轻轻的一声痛呼,那是霍小诺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一声重物落地的声响。

    云王爷颇为气恼,与自家娘子你侬我侬之时,竟然有不长眼的东西躲在那边偷窥,就云王爷此刻的心情,这家伙,死定了,还要是化成灰,谁也认不得!

    一只手依旧揽住桃花的腰身,眼睛森寒一片,右手正要抬起,一直心跳如小鹿乱撞的桃花方才稳住气息,忙道:“妖孽,别,这是我弄玉决一脉的小师妹,她一路随着我来,没有恶意!”

    霍小诺本来是想问师姐的去处,哪知道这蓝老头老是顾左右而言他,搞得她心底委实好奇得很。师姐稍微提过她是寻找夫君而来,当日见过师姐真正的样貌之后她霍小诺就心痒难耐了,能让师姐这样武功高深,又长的这般好看的女子牵肠挂肚,日思夜想的男人,该是何等的英雄盖世,举世无双。

    但霍小诺此时出现在这里完全是巧合,她被小金刚的吱叫声吸引。对她这个从小在山里野谷长大的弄玉决一脉的后裔,对于世间的奇兽,自然熟识。可她没料到,这一来便看到了溪水中火热的一幕,其中的女子,还是自己的师姐!

    霍小诺方才愣的是乐不可支,没想到前几日密林里看了一场活色生香的春宫戏,才这么几天,又上演一场。当然啦,她霍小诺也不是那种猥琐好色之人,都说非礼勿视,何况又是自家师姐的春宫戏,她就是琢磨着好歹看了姐夫的正面,也就心满意足悄悄离去,让师姐好好腾云驾雾一番!

    可霍小诺没有料到,她一直自恃拔尖的隐匿之法,还有比师姐熟练几分的弄玉决轻功,竟然连半晌的时光都没有争取到。眼睛只是从小金刚转到师姐身上的那一刻,就感觉一股让她首次心惊胆战的气息传来,紧接着自己的四肢突然莫名其妙如坠火中,痛苦难言的一阵赤痛,整个人便直接摔倒在地。

    霍小诺的心底涌起一股寒意,连一丝一毫反抗的勇气都尽被压制,这种无能为力的感觉,就连当初师傅对自己全力施为加以施压的时候也没有出现过。由此可见,此人的功力不知比自己一直尊敬的师傅还要高上多少。师傅说过,俗世之下,武林之中,三强之内,必定有她。师傅能够位居三强之内,那此人,

    霍小诺心疑不定,就听到耳边一声冷冷的声音传来:“看在你师姐的份上,老子就不追究了,再有下次,你连坑都不用挖,老子直接把你埋了!”

    话音刚落,霍小诺身子突然一个下陷。霍小诺自然往下一看,自己所站的地方,直径半米,生生往下陷地一尺有余。霍小诺张大嘴巴,惊吓过度,正要嚎叫一声,还好被一只肉乎乎的手给捂住了。此人一把扛上她,呼呼几个起落,跑出了这个营地。

    待到停下,霍小诺定眼一看,发现正是蓝老头。

    还未出声,蓝老头胖胖的脑袋瓜子直摇头,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道:“说了你多少次,到了军营里,千万别再跟着你家师姐了。从今天起,你家师姐方圆半米之内,只能有一个人,那就是你姐夫,方圆两米之内,可以有女人,男人嘛,一般就得老头我这个岁数的才过得了关。还好主子认出了你的声音,不然,今个儿你死得连把骨灰也留不住。别以为老头我夸大其词,得罪皇上也别得罪你家姐夫,要是得罪了,宁可自己挖坑把自个给活埋了,也比你家姐夫出手来得舒坦。老头我话说到这,你再给老头我添乱,我先把你拾掇了再说!”

    蓝老头这语重心长的一番话,加上刚才那震撼的一幕,从此,可怜的霍小诺,心底有了一个重重的叫做对某人极端害怕的阴影。以至于后来,这甚至成为霍小诺在床上被人重振夫纲的把柄,因为某人时不时来上这么一句:“从不从呀娘子,再不从,明日里我就邀那妖孽夫妻过来聚上几天。”

    这是后话,暂且不提。

    话说被霍小诺这么一打断,桃花终于还是有点不好意思。

    轻轻揪着云王爷的衣裳,原本想要说着还是回到营帐中再诉离情,还未开口,就听的云妖孽那揶揄讨厌的声音响起:“呦,我说娘子还是这般的心急难耐,为夫才打发走那无知小儿,娘子就迫不及待为为夫宽衣解带,甚得我心,甚得我心哪。”

    原本揪着衣裳的手指加重了力度,想要往深入一点揪上肉,岂料妖孽的胸膛坚硬如铁,连皮都拿捏不起,凑巧之余倒是揪住了某人胸前那微微的凸起。

    桃花恨恨的声音传来:“好你个妖孽,几个月里我与你不言不语,你这口舌上的功夫,不见半分生疏,依旧溜滑得很嘛,莫不是这边境的青楼春苑里,你处处留情,遍地开花!”

    云王爷脸色一正,义正言辞地道:“娘子此言差矣,为夫日盼夜盼,都盼着娘子能早日醒来,为夫满腔满肚的情话,唯恐到时生疏了不讨娘子喜欢,这些个日子里,为夫对影自说自唱,用膳如厕,哪时哪刻敢落下半分,不信,问问小金刚,他寸步不离我身,瞧他那猴呆样,绝无半点说谎的能耐!”

    金刚蹦在树上,吱唔了几声,只是神情幽怨,一脸的不忿。

    桃花忍不住咧嘴而笑,却感到胸口处一重,云王爷的声音蛊惑般传来:“娘子说的也是,为夫口舌上的功夫,绝对不见半分生疏,今天夜里,娘子当要好好体会比对一番!”

    黑夜中的云王爷长发闲散地散开,不知何时,他已经松开了腰带,赤/裸壮实的胸膛叫人目眩神迷,还有那从肩膀上延伸到手臂处的纹身,栩栩如生,泛着淡淡的热气和力量,让他整个人如同一头魅惑中隐隐欺近的狮子,叫人心颤,却又抗拒不得。

    一层薄薄的红色染上了桃花的双颊,桃花的身子微微往后一倾,半倚靠在妖孽身侧。

    云妖孽的手隔着衣裳覆住桃花那饱满□的柔软,微微的托起,恣意地揉捻,不经意的轻轻揪起那娇嫩的蕊儿,在桃花耳侧的气息愈加的浓重,那气息在桃花的耳廓间回转,勾起桃花身子阵阵的酥麻,连带声音,也犹如那初生的猫儿一样,“妖孽,不要在这里,我们先,回去!”

    云王爷的双唇一点一点舔过桃花的发鬓,耳沿,耳垂,轻轻探出舌头在桃花的耳蜗里呼气旋转。

    今夜,原以为是贪杯后的幻象,原以为是思念过重的忧伤,他踱步向前,她声声叫唤,往日里她嗔骂撒娇对他的称呼,一声声,一句句,萦绕在他的耳边。

    直到此时此刻,他依旧难以相信,他的桃花儿,就这样出现在他的面前,靠进了他的怀抱。大起大落的情绪,让云王爷,只想着用最原始最简单的方式,来纾解自己压抑多日的情感。

    这具身体,靠在他的身侧,依旧是这般的熟悉契合。只有他自己知晓,他对这具身体的渴望到何程度,身下那早已喷张的欲望,让浸在水中的他,额头依旧铺上一层薄薄的细汗。背后的双翼图腾的纹身,因为他这遏制不止的渴望而隐隐泛出热气,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叫嚣着这个女人,专属于他云横熙的女人。

    桃花的身子已经无力站直,生产后的身子愈加的敏感,耳蜗里那暖暖的热气,那属于她男人身上霸道而阳刚十足的气息,似乎从耳际窜入了心窝,痒痒的,酥酥的,麻麻的,一直往下,双腿间似乎有种叫做欲/望的东西,破茧而出,愈发的强烈难耐。

    辗转舔吮着桃花的耳侧肩窝,云王爷的声音满是魅惑的传来:“娘子,长夜漫漫,既是天时地利人和,不若就先鸳鸯戏水一番,待回到帐内,只要娘子想要,为夫一定孜孜不倦,只求娘子心满意足。”当然,云王爷心里加多了一句:即使娘子不想要,为夫也一定软磨硬泡,但凡名器,不大战个三百回合,岂能痛快!

    桃花半眯着眼,嘟起的嘴想要表达自己的不愿之情,奈何云王爷已经扯下了她肚兜上的系绳,单薄的布料落入水中,胸前的春光一览无遗。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晚上碰上个事儿,俺其实到现在还是搞不明白昨天晚上到今天早上的四十几个负分的因由。

    俺承认俺昨天晚上看到负分跳脚了,从凳子上蹦起来跳上了床,从床上蹦起来跳上了老公的背,掐着老公的脖子大喊,肿么回事肿么回事,俺要爬榜啊,别给俺来这么多负滴哇!老公一把把俺掀下来,说了句:乃爬个小山丘都费劲还爬板,今个起你给我早点爬床上睡觉去,嚎什么嚎!“

    大饼就是嚎个热闹,啥事没有,都是俺滴读者,俺们是相亲相爱滴一家人。

    俺找了管理员,删除了,积分是小事,反正俺肿么折腾也就这个样哈哈,比起第一篇,甩头发,骄傲啊,有进步!

    说实话,俺滴小文能给乃们带去一点开心,就是俺最大滴愿望。

    今天戛然而止,明天继续继续哈!木有办法,谁叫大饼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揪了揪老公的脸,老公眯着眼睛冷冷道:”零点过后,只陪睡,不陪聊,不陪做运动。“

    哈哈,开开玩笑哈,谢谢大家,真心实意,没有你们的支持,俺估计俺也不可能在这条写文的路上走了这么久。拱手,郑重道一声:”谢谢各位!” ( 妖孽夫,桃花妻 http://www.cyxs888.com/0/254/ )

小技巧:按 Ctrl+D 快速保存当前章节页面至浏览器收藏夹。

穿越小说吧每天更新数千本热门小说,请记住我们的网址http://www.cyxs888.com